古朴温情巴罗萨

提起澳大利亚葡萄酒,大多人都会想到把“阳光装在瓶子”里的南澳洲。不过说起南澳这个澳大利亚最大的葡萄酒产区,其中最耀眼的明星当数巴罗萨谷(Barossa Valley)。作为著名的葡萄栽培地与酿酒区之一,它与新南威尔士州的“猎人河谷”,维多利亚州的“雅拉河谷”并称为澳洲的三大葡萄酒河谷而享誉世界。在南半球的这个秋季,我有幸参加由澳大利亚葡萄酒管理局组织的“体验澳大利亚葡萄收获之旅”,前往这个美丽产区游访。

巴罗萨位于南澳州首府阿德莱德市的东北部,开车约一小时车程。其名由当年南澳首府首任总督英国威廉莱特上校,为纪念英军在1811年“巴罗萨战役”中战胜法军而为这个美丽的山谷所取。

Vineyard

美丽的让人窒息的巴罗萨谷(Barossa-Valley)

巴罗萨谷葡萄种植和酿造史可追溯到1842年,来自德国的移民带来了西里西亚文化,也带来了第一批葡萄树。经过几代人努力,加上天时地利,巴罗萨逐渐成为澳大利亚最著名的葡萄酒产区,其产量占全澳洲葡萄酒出口总量的65%左右,也是公认的澳大利亚最好的西拉 Syrah产区。如今巴罗萨产区内有超过150家酒庄和酒厂,一些家族酒庄对葡萄酒的热爱和执着已经传承到第六代。

当然,巴罗萨的著名更多的是与它所出产的优质、有特色的葡萄和葡萄酒,以及那古老的葡萄藤分不开。对于澳洲葡萄酒来说,巴罗萨谷是一个独特而又珍贵的资源,这里至今保留着一些世界上最古老的葡萄树。由于地理位置的孤立和严格的检疫制度,给欧洲、澳大利亚东部产酒区(如维多利亚州和新南威尔士州)带来灾难性打击的根瘤蚜虫害并没有侵袭到南澳产区,这使得世界上一些最古老的葡萄藤得以在今天仍然生长在南澳一些著名的法定产区,尤其是在气候相对温和的巴罗萨谷产区。

而在20世纪80年代这些葡萄树曾面临被惨遭铲除的窘境,令人欣慰的是,一些巴罗萨地区的葡萄酒庄主或葡萄农认识到那古老葡萄树的价值,他们的坚定、执著以及对葡萄酒产业的热忱,使得这些老藤最终成为澳洲葡萄酒产业中最宝贵的财富。

悠久的历史,迷人的风景,高品质的美酒,和谐互助的人文精神,使得巴罗萨山谷成为澳洲最受欢迎的葡萄酒旅游胜地。毋庸置疑,巴罗萨山谷将继续发挥在澳大利亚葡萄酒产业的领军地位。

首日

首个到达Penfolds Magill Estate酒庄,这个酒庄拥有5.2公顷的单一葡萄园,不算大,却是 “Penfolds”(奔富)的发源地。1845年,来自伦敦的Christopher Rowson Penfolds医生和妻子Mary在南澳阿德莱德郊区Magill盖下一座石屋。他们以Mary家乡的所在地命名这间屋子为“The Grange”(葛兰许),并在石屋四周种下他带过来的葡萄接枝。20世纪30年代,Max Schubert加入奔富酒园,1951年出品了奔富旗舰产品葛兰许的第一个年份。150年以来,奔富酒庄依然保留着其始终如一的优良品质和酿酒哲学,直到今天奔富酒庄仍旧是澳洲葡萄酒业的掌舵人之一。我们来到的Magill Estate不光是一个葡萄园,还有一家著名的餐厅,以及拥有酒庄的古老建筑和装备,这些从1845年就已经存在。在这里,我们很幸运在首席酿酒师的带领下,品尝到上10款的产品,包括即将上市的2008年份的葛兰许,以及BIN169。

Magill-Estate-Winery-Penfolds

奔富酒庄(Penfolds Magill Estate)

接下来,去到杰卡斯的发源地Jacob’s Creek Heritage Vineyard酒庄。1847年,年轻的巴伐利亚移民Johann Gramp在“Jacob’s Creek”河岸边种下了第一株葡萄苗,由此开辟了巴罗萨谷的葡萄酒生产史,杰卡斯品牌的名称便是由此而来。

Johann的后代在这份基业上进行拓展,1877年他的儿子Gustav建立了声名显赫的奥兰多(Orlando Winery)葡萄酒公司。如今,杰卡斯在澳洲的影响力是无处不在,性价比及品牌知名度极高的杰卡斯品牌形象已深入人心,并且已成为了澳洲的一张名片。

Jacob兄弟当年居住的别墅依然见证着历史的发展,别墅餐厅透明的地板可以看到正下方精心打造的酒窖,餐厅的女主厨负责为这里形形色色的访客打理美食美酒。让人惊喜的是晚餐酒庄竟然为我们准备的“中餐”,从烧卖到春卷,从鱼香茄子到长寿面……来搭配杰卡斯数款经典佳酿。

第二天一早前往与巴罗萨谷的繁荣息息相关的Peter Lehmann酒庄。1979年,为了帮助当地的葡萄种植商度过当时的金融危机,Peter Lehmann先生创建了该酒庄。并坚定的认为巴罗萨谷是澳洲难得的绝佳葡萄酒产地,这在当时葡萄酒产量过剩,前景不看好,政府倡导农民们放弃种葡萄的背景下,无疑一场豪赌(在Peter Lehmann的酒瓶标上特有的扑克牌标志就缘自此典故)。

事实证明,Peter Lehmann的赌注确实下对了,如今的巴罗萨谷早已是最具代表性的澳洲产酒区,成为澳洲人的骄傲。有心的是,酒庄特地第一次为我们做了热粥。而他家用西拉酿造的起泡酒很惊艳,香气芬芳浓郁,雪花膏玫瑰花,酒体柔顺,果味足甜美。

次日

下一站参观创立于1849年,澳洲最古老家族酒庄之一的Yalumba御兰堡酒庄。1849年英国啤酒酿制师塞缪尔.史密斯(Samuel Smith)携带全家移民到南澳大利亚的安格斯顿(Angaston),他们在安格斯顿东南边购置了一块30英亩的土地,开始种植葡萄园,Samuel把这块地命名为“御兰堡-Yalumba”,在土著语里意为“周边所有的土地”。

Vineyard_Yalumba_s

御兰堡酒庄(Yalumba)的葡萄园

如今在6代人的努力下,御兰堡这个澳大利亚最古老的家族酒庄已有相当的规模和声誉。首先,我们观看了Yalumba引以为傲的传统工艺制作橡木桶。酒庄每年需要大致2000个桶,其中有400个在酒庄制作,它是澳洲唯一拥有自家制桶工厂的酒庄。除此之外,御兰堡对其葡萄精挑细选,严格控制质量,被公认为澳大利亚最优质且最具创新精神的葡萄酒。参观完后继续留在Yalumba酒庄进行大师班品鉴,来自于Turkey Flat Vineyards、Peter Lehmann Wines和Chateau Tanunda的酿酒师一同参与珍贵而独特的8款葡萄酒。风格上,这些来自巴罗萨和伊顿谷的佳酿在“新旧世界”之间的平衡技术把握得非常好。

如果澳洲有什么酒可以与Penfolds Grange分庭抗礼,那么答案一定是Henschke酒庄的Hill of Grace。于是,我们来到“Hill of Grace”(神恩山)一探究竟。1861年,德裔Johann Christian Henschke开始将Shiraz葡萄树带入澳洲,并且在巴罗萨伊顿谷开始进行种植。因为葡萄园对面是美丽的老马丁.路德的教堂,因此葡萄园被取名为“HillofGace”。

1958年,酒庄第四代庄主Cyril Alfred Henschke酿出享誉世界的红葡萄酒Hill of Grace。上世纪七十年代,该家族的第五代庄主Stephen Henschke将Henschke酒庄及Hill of Grace推向世界舞台。参观完葡萄园前往Henschke酒庄品酒。在Stephen Henschke带领下,很荣幸品尝试到几个经典系列酒款,其中有2008年份的Hill of Grace,香气甜美,酒体优雅柔滑,平衡有层次,余味悠长。据说只在最好年份出品这个旗舰酒品而且有钱都未必可买到。

晚上前往澳大利亚最大的酒堡建筑ChateauTanunda酒庄晚餐。它在1890年落成,是巴罗萨谷内第一座酒庄,而从1845年就开始种葡萄。从最初的4个生意人为商业梦而创建,到如今易主四茬的盖博夫妇。腾塔堡、酒窖、铁路……见证了巴罗萨发展历史。如今城堡内设有豪华的宴会厅,城堡外的休闲区由花园和板球场组成,是不错的休闲观光之地。晚宴上品尝到他家的酒,非常传统偏旧世界风格。

第三日

第三天早上前往Turkey Flat酒庄,1865年Gottlieb Schulz买下早在1847年就种下西拉的Tanun da Creek葡萄园创立酒庄,不过有意思的是当时他只是个成功屠户,生意红火。后来他的屠宰事业转型成了制酪业,但酒庄的生意保留下来并不断壮大着。直到Schulz家族的第四代Peter和妻子Christie将单纯的葡萄种植发展为了酿造葡萄酒的产业。如今的酒庄打理很有艺术气质感,谁能想到我们现在品酒室是原先的屠宰室。Turkey Flat用当地特有的老藤酿造的,从而带有紧致浓郁的酒体和果味充沛的口感。

Wolf_Blass_s

Wolf Blass酒庄门前正展翅高飞的雄鹰雕像

巴罗萨之行的最后一站。拜访传奇的Wolf Blass酒厂。1969年,来自德国的Wolf Blass AM购买了一块位于巴罗萨北部一条名叫“Bilyara”路旁边的土地,开始了他的葡萄酒传奇,他坚持不懈的热情和努力奠定了巴罗萨地区在澳洲葡萄酒版图上的重要地位。在改良葡萄酒工艺,保证品质的前提下,对葡萄酒营销的创新和重视造就了禾富的今天。从第一年份的250箱到今天已是425万箱,拥有2500个大小发酵罐,4万个橡木桶,18个酿酒师,行销世界50多个国家,拥有国内和世界范围颁发的3000多个奖项……

参观完酿酒车间,一进Wolf Blass的访问者中心就能看见那只著名雄鹰雕像,在雕像基座找到了“澳洲酒的巅峰时刻”的镌刻。不少到访者在试酒室内进行充满期待和多样性体验的探索,这里最诱人的一项体验自然是你能够尝到Wolf Blass最全的产品系列,从入门级的Eagle hawk到最顶级的Platinum Label你都可以品尝到。而我们也在此进行一场小型的品酒会,作为Wolf Blass头牌的Platinum Label Shiraz自然是不可错过。

在巴罗萨,真正的主角是葡萄藤,连绵的山脉铺满了葡萄园。漫步在酒庄和葡萄藤之间,感受到的不仅是温暖的阳光、自然风景和品尝美酒的乐趣,还有当地人们对葡萄酒的钟爱与自豪……

小知识

风土
巴罗萨山谷属于地中海气候,谷底相对温暖,而环绕山谷周边较高海拔的山地则气候凉爽。产区内昼夜温差大,日照充足,雨量偏低。而蜿蜒的山丘和复杂的溪谷构成了巴罗萨山谷多变的地形地貌。相对贫瘠的土壤具有多样性,从石灰层粘土到沙质土壤,从灰棕色变化到澳洲典型的红土,土壤底层酸度逐渐增加,一方面限制了根部的过度生长,另一方面也避免了枝叶过于茂盛,分流葡萄果实的营养。

季节
夏天时的巴罗萨像一幅郁郁葱葱的水墨画,而到了深秋季节则变成了金红色的油画。每年的一、二月是巴罗萨谷当地的节日,游客们如果有幸这个时间来访,可以参加很多当地的娱乐活动。10月份则是巴罗萨谷的音乐节,每个人都可以手拿一杯美酒,听着美妙的音乐,欣赏着油画一样的风景,心旷神怡,其乐融融。

葡萄酒

雷司令 Riesling:巴罗萨谷产的雷司令口感丰富而且成熟较快速。相对地,伊顿谷及克莱尔谷出产的雷司令细腻优雅,也需要更长时间在瓶中陈年。
赛美蓉 Semillon:目前巴罗萨谷的赛美蓉流行的是提前采摘、钢罐发酵,最大程度地保留葡萄的新鲜、平衡度以及该品种的风味特征。
霞多丽 Chardonnay:与赛美蓉颇有异曲同工之妙;浸皮时间缩短,成熟速度加快,使用橡木桶使芬芳更浓郁、更丰富。
赤霞珠 Cabernet Sauvignon:相对较凉爽的地方或者年份出产的赤霞珠更为出色。通常这一地区陈酿法式橡木通常比美式橡木更受欢迎,总体风格比设拉子更内敛结实。
歌海娜 Grenache慕合怀特 Mourvedre:歌海娜通常与设拉子以及慕合怀特混合,也会以其鲜明个性单独呈现的歌海娜,这类酒口感甜美浓郁。而两三种葡萄混合成的酒风味复杂充满质感。
西拉 Syrah:如今,西拉无疑是巴罗萨的明星品种。法式橡木取代了传统的美式橡木,此处生产的西拉果味丰富,黑樱桃到黑莓加上成熟柔和的单宁,美妙丝滑,满口醇香。大多数酒都具有陈年的潜质。

0 回复

发表评论

参与评论?
加入我们的讨论?
请发表自己对文章的见解!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