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朗松的空中花园

急着写这篇文章实在是因为感触很深,怕久了这感觉找不回来,就匆匆打开电脑开始码字。

趁着勃艮第的农民休假,我跳上火车去到了法国的西南产区,其实最想看看的就是朱朗松。朋友问我为什么对这儿这么感兴趣,我突然来了精神,跟她讲起了我在卢瓦尔河谷Didier Dagueneau家喝到的那支“Les Jardins de Babylone”(巴比伦花园)。那酸甜的平衡和长长余味,让我喝到之后永远都忘不了。自此之后,我也在不同国家产区肯定了小满胜做甜酒的实力。

jardins-babylone_sss

朱朗松产区

本来没想着回去他家,只惦记着年末回国做活动想买一只回去。结果阴差阳错由热心的当地人帮忙定了约会,于是开车驶向Aubertin的山上的“巴比伦花园”。

到了酒庄,除了一片壮观的葡萄园。我想着酿酒师和Didier的儿子一样,应该都是个瘦弱的年轻人。没想到,主人不是踏着七彩祥云,而是驾着震山响的哈雷摩托,带着头巾,穿着马丁靴飞也似的到了我的面前。恍惚间,我以为我见到了卢瓦尔河谷的大当家。这帅气潇洒的老人Guy Pautrat家简直就是Didier Dagueneau的翻版,却有着比Didier更飘摇的大胡子以及比Didier浑圆的大肚子。

jardins-babylone_ss

巴比伦花园

Didier Dagueneau在2002买下了在朱朗松地区Aubertin山上这三公顷的葡园,并且采用梯田式种植。他回忆说有一天Didier跟他说他在朱朗松买了一个酒庄,他惊问道:“你在卢瓦尔河谷,那这酒庄谁来管啊”。Didier说:“你管啊”我都能想象到Didier那坏坏的一笑。于是两位亲密无间的挚友带着他们的“朋克精神”在开始了新的冒险。

babiron_s

特制的酒桶

酒庄的酿造车间和陈酿酒窖非常的简洁,我数了数里面大约不到十个酒桶,有著名的“雪茄桶”(Cigar Barrel),还有两三只法国各地桶商为他们特制的酒桶。我们试了四五只不同桶中的2012 Les Jardins de Babylone,这是个很神奇的经历。同样的酒放在不同的桶里,有的香气微弱,口感却很奔放;有的香气开放,口中却又开始收敛;还有的呈现出别的桶没有的独特香气。最不喜欢烘烤程度重的桶,虽然已是用过2,3年的桶,还是会有烟熏的味道盖住葡萄酒的甜香。我喝的入神,忘了记笔记,忘了提问,甚至忘了吐酒,只是呆呆的用无比羡慕和崇敬的眼神看着老人家,心里想着真好喝。我问Guy:“干酿酒这么辛苦的活儿,你怎么平衡生活呢?尤其你还这么喜欢开摩托车”他说,这不耽误,昨天晚上还和朋友在山里面兜了好几圈。

jardins-babylone_s

开车下了山,嘴里满满的都是这甜白的留香,脑中满满的都是在“空中花园”里的回忆。我无法参透他是怎样把这些葡萄幻化成这样的玉液琼浆,明明都是外表如此粗犷的二人是如何做出这样蜜一般的佳酿。我无法把这拉风的哈雷摩托车,这头巾,这大胡子,和这酒联系起来。想来人都是多面性的,只不过法国人则更直接,潇洒的不去掩藏自己的任何一面,于是才有了这样的存在吧!

本文系酒庄网转载的文章,作者陈微然,如要转载,请标明原始出处,多谢配合!

0 回复

发表评论

参与评论?
加入我们的讨论?
请发表自己对文章的见解!

发表评论